Connect with us

国际 | INTERNATIONAL

中国监管层和广东省政府急出手应对恒大债务“躺平” 系统性风险料可控

身负3,000亿美元庞大债务的中国恒大集团3333.HK并非“大而不倒”、不能违约。恒大周五晚间公告“未能履行”2.6亿美元的境外债务担保责任后,广东省政府当晚紧急约谈实控人许家印,并向恒大地产集团派出工作组,督促推进企业风险处置工作;中国“一行两会”也连夜发声。

恒大公告指出,收到要求公司履行一项金额为2.6亿美元担保义务的通知,在集团“未能履行”担保或其他财务责任情况下,可能导致债权人要求债务加速到期。鉴于目前的流动性情况,集团“不确定是否拥有充足资金继续履行财务责任”。这一官宣被认为是对其债务的“躺平”,中国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也在深夜回应恒大事件和房地产行业发展。

对投资者来说,这或许不算意外。

“虽然恒大的最终重组方案我们还不得而知,但至少这个流程终于开启。”瑞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指出。

她并提到,政府的首要目的是确保住房项目的交付、保障购房者合法权益。也因如此,广东省政府力图协调供应商、建筑公司、债务人和购房者,推动恒大顺利重组,从而“保护各方利益,维护社会稳定”。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分析称,恒大债务风险最终全面爆发,现在广东省已派出工作组督促推进恒大处置风险,后续应该会推出更加具体的风险处置方案,可能包括恒大几大业务拆分、土地资产处置、引进其他有实力的房地产商介入恒大债务风险处置工作等。

作为全球债务负担最重的地产开发商,恒大曾10月份两度未能按期兑付美元债利息,但均在宽限期到期前的“死线之际”履行还款义务,避过债务违约。

**政府推进恒大债务重组**

在同策研究院研究总监宋红卫看来,从政府角度来看,一定会防止恒大这类恶性风险事件的发生,防止风险向其他房企和行业蔓延。

为了降低恒大违约事件对地产行业的影响,中国一行两会火线回应了恒大债务问题。央行敦促境外发债企业及其股东妥善处理自身债务问题;证监会称支持房企合理正常融资;银保监会指导银行保险机构做好对房地产和建筑业的金融服务。

宋红卫称,后续包括地方政府也会推动有实力的企业接盘恒大项目,但接盘的过程中企业也会挑选,并不是全盘接收,还有可能打低折扣去接,因此融资额度能不能偿还债务还存在很大问号。

“从最坏打算来看,若项目处置后仍然是资不抵债,股东不乐意将所有资产偿还企业债务的话,未来恒大破产重整可能是大概率事件。”他说。

为缓解流动性困境,需款孔急的恒大此前已推进部分资产处置,包括拟减持盛京银行和出清恒腾网络股权等。另有消息人士10月底告诉路透,恒大已将一个住宅项目中价值20亿港元的未售单位转让给其合资伙伴鼎佩集团。创始人许家印也在设法处置高档豪宅,并于11月底在场外减持12亿股恒大集团股份,套现约27亿港元,持股比例下降至不足七成。

不过,上述不愿具名的专家说,“这些资产处置的力度目前看来仍不够。”

**政策进一步放松**

银保监会称,将重点满足首套房、改善性住房按揭需求,合理发放房地产开发贷款、并购贷款。“恒大集团此次未能履行担保义务不会对银行业保险业的正常运行造成任何负面影响。”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分析称,从中可以窥见近期信贷政策的几个特点:金融服务从房地产业务开始扩到建筑业务,看似支持建筑业,其实也是在支持房地产开发业务;除首套房的信贷支持外,明确要把改善性住房按揭需求给予支持,这是政策最大的变化;明确对并购贷款的支持。

他认为,未来不排除二套购房和大户型购房的首付比例等会有所下调,包括部分城市会微调认房又认贷政策,比如调整为“认房不认贷”等,进而使得购房者购房方面的信贷约束减少。

汪涛亦表示,未来可能进一步放松房贷和开发贷限制,放松开发商资本市场融资限制,调整土地出让政策,以及加快公租房建设等。

值得关注的是,中国总理周五再提了“适时降准”,这在江海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屈庆看来,此次降准更多是为了应对恒大可能引发的市场流动性波动而提前做的一次政策储备,或者是“预防针”。

在强调“适时降准”的同时,总理表述提到“围绕市场主体需求制定政策“。对此,屈庆认为,降准的时间并不确定,“适时”的意思是只有当恒大的问题引发流动性波动,才有可能降准去应对。

不过,汪涛称,本月将会正式降准。政府可能放松财政和货币政策,以推动基建投资回升。投资者应当关注即将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释放的宽松信号。

**系统性风险可控**

证监会在表示支持房企合理正常融资,特别强调,恒大集团风险事件对资本市场稳定运行的外溢影响可控。

中信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分析师陈聪分析指出,恒大风险事件并不代表整个房地产行业的状况,对个案作出适当的风险处置,也有利于房地产行业长远、健康发展。

“房地产债务违约对银行体系的直接影响基本可控,”瑞银银行团队亦称。

他们还预计,政府还会采取措施隔离受房地产债务违约影响较大的个别银行,增加对银行的流动性投放,以及合理提高监管容忍度以使银行逐渐消化坏账影响等。(完)

(路透中文部乔艳红对本文亦有贡献)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广告
广告
广告

更多 国际 | INTERNA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