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财经 | ECONOMIC

社论:疫情期间国民经济萎缩 外债却持续增加

不管安全与否,现在的事实表明,我国外债的数额持续增加,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率越来越大。在目前由于新冠病毒(COVID-19)大流行而导致国民经济萎缩的情况下,债务的增加可能会造成不堪负荷的严重问题。

我国政府和央行(BI)表示,目前的外债比率仍然是安全的,但许多观察家认为,其信号变得越来越危险。政府或许能够找到偿还期还很久的长期债务,但政府获取国内收入的能力越来越有限,并出现“剜肉补疮”的倾向,即寻找债务来支付利息和本金。

另一方面,由于疫情期间的收入下降,国有企业和私营部门都承受压力,尤其部分企业债务是短期的。另一个问题是,许多私营企业不够谨慎,没有进行对冲,因此极易受到汇率变动的冲击。

Bumi Citra Permai

根据央行(BI)的最新数据,截至2021年1月底,我国外债高达4207亿美元。这一数额包括公共部门(政府和中央银行)外债2136亿美元和私营部门外债(包括国有企业)2071亿美元。

央行通信执行主任Erwin Haryono强调,得到管理中运用谨慎原则的支持,我国外债结构至今仍然健康。他在3月15日说:“上述健康的外债结构,体现在2021年1月底我国外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维持在39.5%左右,与前一个月39.4%的比例相比,相对稳定。此外,这也体现在长期外债份额占较大比重,达到外债总额的89.4%。”

不久前亚洲开发银行(ADB)副行长Bambang Susantono在雅加达举行的题为“伟大的研究和未来前景”网络研讨会上表示:新冠病毒大流行已席卷全球经济,导致消费、投资、进出口水平下降,唯一仍能为经济增长做出贡献的是政府的支出。

Bambang担心,由于疫情严重,各国的债务水平,特别是亚太地区的债务规模庞大。他表示:“老实说,无论是哪种模式,我们都认为还有可能出现更大的危机。”

他说,自从新冠病毒大流行以来,许多国家的债务比率都上升,因为这些国家需要为其卫生和经济管理部门提供资金。Bambang说:“新冠病毒在亚太地区肆虐后,该地区的国家必须为卫生部门和民众收入支持制定更多的政策和分配更多的资金。”

现在,许多观察家开始关注私人债务的状况,因为许多债务即将到期。一旦发生问题,就有可能像过去那样引发危机。尤其公司债务数额非常庞大,不受政府控制,而在当前的疫情困难期间,公司的状况,无论是私营还是国营公司,都非常低迷。

企业外债的增加是对经济复苏的讽刺。当经济好转时,越来越多的公司想扩大业务。公司选择从国外贷款中获取资金,因为国外利率更具竞争力。这是不足为奇的,因为国内资金来源有限,而且利率很高。

然而,占主导地位的外债融资导致债务与服务比率上升。印尼经济和金融发展研究机构(Indef)经济学家 Bima Yudistira不久前表示:“如果欠下的是外币,我们必须寻找外币的来源。事实上,在疫情期间,出口和旅游外汇的表现低迷不振。这意味着偿还债务能力的风险越来越大。”

我们也关注不断增加的政府债务。最令人担忧的问题是,新债务的一部分用于分期付款和政府日常开支。目前的情况不再是暂时的周期性赤字,而是结构性赤字。

尤其近几年来,基本收入也一直处于赤字状态。这意味着国家收入实际上已无法为债务利息及其分期付款提供资金。这种情况通常被称为费希尔悖论。也就是说,偿还的债务本金和利息越多,积累的债务就越多。

我们不厌其烦地提醒政府几件事。第一,节约税款的使用,不要铺张浪费,更不要胡乱耗费民脂民膏;第二,堵塞所有的漏洞,使“老鼠”不能再啃食国家的钱财;第三,制定切合实际的优先事项,以改善民生为目标,不做白日梦。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广告

更多 财经 | ECONOMIC

iFENGZHONG

FRE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