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多米尼加转向北京 台北是否被蒙在鼓里

总编辑 | 丰众印尼 | 星期三 | 日02/月05/ 年2018 | 10:00 WIB
多米尼加转向北京 台北是否被蒙在鼓里 照片:特别

中国在5月1日正式宣布与中美洲多米尼加(台湾称多明尼加)建交,多米尼加并正式结束与台湾77年的邦交关系。台湾对此大表抗议,中方则是对此高度欢迎。台湾邦交国正式减少到史上最低的19个。


中国国台办发言人安峰山表示,中国与多米尼加建交是“一个中国原则”下的普遍共识,官方往来是“大势所趋”。台湾官方对此高度批评,并称中国再用“金钱外交”挖走友邦,对此表示“不齿”。

多米尼加因为地处遥远,在台湾民众心目中多半印象不深,但两边有个共通点,都是热爱棒球的国家。过去双方曾办过不少棒球交流活动,断交消息一出,台湾民众惊觉失去“运动友邦”,对此反应不一。

统派群众认为,蔡英文应该要“识时务”,适时回到“九二共识”论述,不然中方将拿走更多邦交国。而台湾独派网友,则认为民进党政府应该在此时思考,是否还要以“一个中国的中华民国论述”去向友邦交往。

中国《环球时报》访问多米尼加驻中国贸易发展办事处代表吴玫瑰,她表示建交是2012年总统梅迪纳上任后就做的决定,只是从2016年起办理“相关事务”,时至今日“任务终于完成”。

2017年6月,台湾才与有“百年情”的巴拿马结束邦交。如今多米尼加的77年也应声而断。台湾淡江大学外语学院院长,专长拉丁美洲研究的陈小雀对BBC中文感叹:“断交虽然是意料之中,但这一年多以来,台湾的一线外交人员真的很煎熬、辛苦”。

突然?还是有迹可循?


自从1941年建交以来,台湾始终与多米尼加维持稳定邦交。对于断交,台方表示突如其来,"一小时前才接到电话说要断交"。

台湾驻海地前大使杨承达对BBC中文说:"美国当初对台湾断交也是8小时前,还让蒋经国相当不高兴。但就算是事实,顶多只能说这样不厚道,并不会改变断交结果"。而两国断交,重要的是其前因后果。

回顾过往,自从2016年起台湾由新政府执政后,台湾与多米尼加与海地就出现外交松动风声,"过去就有过几次外交危机,但都能得到双方谅解处理好",杨承达说。

然而在商业的布局上,中方早在先前于90年代中期就已经开始,杨承达回忆:"中国在全世界只有两个国家设商贸办事处,就是海地与多米尼加。"

贸易数字来看,多米尼加2017年与中国的贸易总额已达到约20亿美金,中国也是第二大贸易出口国。加上多米尼加急欲往中方打开大批旅游观光市场,都成了其主因。

陈小雀想起近年前往多米尼加演讲时,途中在多米尼加朋友家作客,看到中国大陆电视节目的往事:"中国在多米尼加设置有线电视台,每天不停播放中国大陆的文化、旅游、美食,甚至还有中文教学节目。无论'洗脑'还是'宣传',都是一种潜在地文化输出。"

加上中方在2017年11月,宣布投资多米尼加8.2亿美金,并且帮助兴建焚化炉、天然气厂与水力发电设施等。台湾虽然于今年2月给予多米尼加90辆军用悍马车与100台军用重机车,但总值3500万美金,与中国相比,似乎仍是杯水车薪。

最后一点则是,多米尼加也需要站稳在加勒比海各国的领导地位,杨承达说:"多米尼加一直希望取得联合国非常任理事国位置。中国身为常任理事国,有绝对的否决权,因此拿到中国支持至关重要。"

陆持续强化"一中"


事实上,中国也希望藉由拔掉台湾的邦交国来强化"一个中国"政策。一位已退休资深大使对BBC中文说,过去马英九政府执政时期,至少守住"九二共识",让两岸基本上还是有互不挖墙角的默契在。

然而在蔡政府上台后,刻意不谈是否有九二共识,才让中共这几年对蔡政府"有所表达"。该退休大使感叹:"我们过去在外交工作始终都很困难,从来不容易,中华民国处境是真的很难。妥善处理两岸关系,相对才能让国际事务上比较稳"。

杨承达则认为:"蔡政府虽然是说维持现状,但国内还是有声音认为中华民国逐渐被掏空,这点中共当然也是看在眼里。"

加上台湾近来在执政面上,也持续强调其较台独倾向话语,"行政院长赖清德就说过'务实台独者'言论。中方多少会感受到台方实质改变现状的行为"。

近年来,陈小雀在多米尼加参加官方的活动时,也看到中国大陆官方人员来参加。多米尼加上至官员下至民间媒体, "亲中声浪"也渐高。"坦白讲,这次断交的消息多国相当保密,如果最后一刻才让台湾知道,显示我方已经打不进去多米尼加的政府高层体系",陈小雀说。

持续骨牌效应?


从2013年与冈比亚断交以来,台湾这5年历经与圣多美普林西比与巴拿马三国断交。加上这次的多米尼加,台湾的邦交国已经锐减至19国。台湾外界已经开始担心,断交的骨牌效应不会停止。

陈小雀对此表示:"我觉得骨牌效应会慢慢出来,许多台湾的邦交国一直都想到中国去招商、做生意"。这几年中国国营公司,在技术面、低成本与高效率上,常常在中美与非洲各国基础建设工程得标,并提供低利率贷款。

"与其说担心骨牌效应,不如问台湾政府与国人,要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做外交?"杨承达担忧,民进党政府可能为了要与大陆维持"政治上的抗衡",而对于友邦交往拿不出对策"这几个国断交以来,我看到台湾官方回应还是老套"。

未来在中国大陆持续以经济力进逼台湾友邦之时,台湾对于外交要采取如何突破,则是蔡政府的难题:"外交就是个自然竞争的问题。除了有双方共识,再来就是政治与经济上的妥协",杨承达说。

对于台湾政府是否被在断交上蒙在鼓里,资深外交官的杨承达说:"我是不相信外交系统会麻木不仁到这样,我们一定忠实传达。但更重要的是,在传达之后,高层要拿出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