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中国财经 | CHINA FINANCE

中国三季度GDP增速“破5”恐已滑出“合理区间”下限 稳增长需加力

受限电限产、疫情汛情等影响,中国三季度GDP(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速“破5”,创下四个季度以来最低水平。倘若经济运行的“合理区间”是5-6%,也就是说三季度经济已经滑出了合理区间。

9月工业同比增速创一年半新低,消费有所反弹但仍在低位,固定资产投资亦偏弱。分析人士认为,在供需两端均弱的背景下,伴随着基数逐步抬升,今年四季度和明年上半年中国经济都将面临持续的下行压力。

这需要政策面加大稳增长力度。事实上,政策面微调已经开始,比如纠偏运动式减碳、严禁“拉闸限电”和“一刀切”,房地产政策微调也已启动。

分析人士建议采取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大支出力度尽早形成实物工作量来“托底”,中国总理日前也表态会研究实施阶段性减税缓解中小企业困境;货币政策方面,从央行最新表态看降准预期已经减弱,预计仍是定向结构性支持为主。

“经济超预期下行,4.9%的增速已经滑出了‘合理区间’的下限,一般认为5-6%是潜在增速水平。今年四季度和明年前两个季度,经济运行都面临滑出‘合理区间’的现实风险,”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评价称。

他指出,经济放缓不仅是需求端疲弱,还有供给端不畅的影响,比如拉闸限电等。出口是今年经济最大的亮点,但未来半年可能成为最大的隐忧。内需太弱,对外需过于依赖,倘若未来外需超预期下滑、甚至个别月份出现断崖式回落,内外需同步趋弱“双碰头”,经济面临的压力就更大。

澳新银行认为中国经济增速“尚未见底”,预计四季度增速将进一步放缓至3.6%,全年增速在8%,低于其前次预估0.3个百分点。

中国国家统计局周一公布,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4.9%,低于路透调查预估中值5.2%,两年平均增长4.9%;三季度环比增长0.2%。这是去年三季度以来的最低季度GDP同比增速,当时亦为4.9%。

Reuters Graphic

9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3.1%,逊于路透调查预估中值的4.5%,创去年3月以来最低水平;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4.4%,高于路透调查预估中值的3.3%。

Reuters Graphic

1-9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7.3%,低于路透调查预估中值7.9%;期内,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8.8%,为年内最低水平;房屋新开工面积下降4.5%,累计增速已经连降三个月。房地产持续高压调控的影响愈发显现。

Reuters Graphic
Reuters Graphic

“出口和房地产是拉动中国经济疫后复苏的主要动力,但四季度和明年上半年都可能由此前的主要驱动力转变为经济的拖累因素,”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唐建伟也称。

他预计,房地产后续往下走的概率比较大,出口目前主要是靠“价”在支撑,但“量”已经出现了回落,未来几个季度出口增速预计将边际放缓。与此同时,基建和内需难以扛起稳增长的大旗。

中国总理李克强日前表示,三季度中国经济由于多种原因有所回落,但仍有能力、有信心实现全年目标任务,还有比较充足的备用工具箱来应对挑战。中国年初政府工作报告设定的2021年增长目标为“6%以上”。

中国央行行长易纲9月底撰文称,中国的经济潜在增速仍有望维持在5%-6%的区间,有条件实施正常货币政策;中国将尽可能地延长实施正常货币政策的时间,目前不需要实施资产购买操作。

**呼吁政策面调整**

中国GDP增速今年以来逐季回落,前两个季度GDP同比分别增长18.3%和7.9%。若以两年平均增速来看,前三个季度分别增长5%、5.5%和4.9%。三季度两年平均增速也已经“破5”。

“数据一如预期的差,消费略好一些,投资和工业都比较差。未来经济预计继续下行寻底,取决于政策是否发力。如果政策支持发挥效力,四季度预计就是底部,否则明年一季度可能见底,”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经济学家周浩称。

王军认为,超预期经济下滑需要引起高度重视,想要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需要更加有力更加积极的政策措施。

他表示,货币政策从央行最新表态看,降准已经被排除掉了,但常规性工具如MLF(中期借贷便利)、公开市场操作和再贷款都可以用;财政要加快支出,包括国债、地方债、专项债等加快支出进度,尽早形成实物工作量来“托底”,赤字也可以扩张一些。

李克强最近在广东考察时指出,稳物价是宏观调控重要目标,会继续采取措施防止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向供应链下游传导;用市场化办法保障能源供应;并研究实施阶段性减税,缓解下游中小微企业成本压力。

上周五中国央行在季度新闻发布会上对于是否降准的问题上保持沉默,并没有直接回答提问。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只是称四季度会“综合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并表示会增加对中小微企业的定向信贷支持,包括抓紧推动新增3,000亿元人民币支小再贷款政策落实落地。

不过央行也对房地产进行了“纠偏”,央行表示部分金融机构对“三线四档”要求误解为银行不得新发放开发贷款,对此央行在9月底房地产金融工作座谈会已经对主要银行进行指导。

野村证券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陆挺亦认为,央行四季度会加大流动性支持,但可能不会是以降准的方式。经济放缓背后的真实原因不是银行间流动性不充裕,而是房地产被遏制、能源供应偏紧以及疫情等带来的瓶颈;而且在通胀上升的背景下,降息的概率也愈发小了。

“经济出现‘类滞胀’使货币政策面临两难,预计年内货币政策宽松预期下降,年内不会降息,全面降准的可能性也降低。货币政策更加注重结构性调节,货币就是一个‘稳’,信用往‘松’的方向去调整,后期信用预计会偏松一些,”唐建伟称。

他并建议,财政政策要加大宽松的节奏,近期专项债发行节奏有所加快,但关键是要形成实物工作量,积极财政政策空间还是比较大的。为做到“跨周期”调节,明年的专项债额度可能会部分提前到今年下半年发行并希望能够形成实物工作量,以对明年上半年经济形成实质性的支撑。(完)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广告
广告
广告

更多 中国财经 | CHINA FIN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