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财政 | FINANCE

最终所得税制度延续严重影响国家财政收入

最终所得税制度的延续,与财政当局在沉重的支出负担下为争取收入所作的努力相矛盾。因此,这一制度有侵蚀目前为止还不尽如人意的税收收入的风险。

在此期间,政府已将最终所得税(PPh)税率制度大肆实施于多个部门,其中包括存款利息、建筑业和房地产行业,以及针对国内外纳税人的债券利息最终所得税。

政府非但没有评估该最终所得税制度,反而公布了两份新草案。首先,通过关于建筑服务业营业收入所得税的第二修正案、2008年第51号政府条例草案(RPP)降低建筑服务业的最终所得税税率。

Bumi Citra Permai

上述条例草案中,具有个体工商户资格和小企业资格的服务提供者对建筑业从业人员实行的最终所得税税率,由原来的2%调整为1.75%。

其次,国内纳税人收到的债券利息最终所得税税率由以前的15%变为10%。最终所得税制度实际上受到了许多批评。世界银行(world bank)去年发布了一份关于印尼建筑业和房地产行业最终税率的计划和征收的报告。

CITRA RAYA

该机构指出,恢复普遍接受的企业所得税制度将提高透明度,并确保增加各部门的横向权益。印尼税务分析中心(CITA)的税务观察员Fajry Akbar认为,这一最终制度政策实际上是指基础广泛的税收。

意即税率降低,希望能够扩大税基。从理论上讲,这一战略仍然与政府获取财政收入的积极性相符。换言之,只要税基能够扩大,即使税率下调,纳税额也不会改变。

然而,根据Fajry的说法,这一理论在新冠病毒(Covid-19)大流行所造成的经济压力下不再适用。他以再次提高关税,特别是企业所得税的美国为例,说:“在这种最终所得税制度下,我们的税收并不是最优的。重新考虑最终所得税制度因此非常重要。

Fajry认为,就目前情况而言,政府需要考虑对存款和股息利息征收最终所得税。眼下迫切需要采取这一步骤,以支持财政当局追查战略纳税人,即高财富个人(HWI)的努力。他举例说明股息的最终所得税,参照第17条所得税规定,理应对高财富个人群体实行累进税率。

由于这场疫情并未对富人造成太大影响,一些人甚至享受到了金融资产的增加,因此股息和存款的最终所得税需要加以评估。他说:“政府大肆实施的减税和财政激励措施对国家收入产生了重大影响。”

来源: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广告

更多 财政 | FINANCE

iFENGZHONG

FREE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