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中国 | CHINA

中国要求分区分级统筹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 多措并举稳企业稳就业

如何统筹好疫情防控与复工复产考验着中国各级政府的综合治理能力。国务院最新要求各地按照高中低三档科学划分疫情风险等级,低风险地区要全面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此外还要展开动态分析研判,在疫情风险得到有效管控后及时降低或终止应急响应。

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带来的冲击是显而易见的,具体影响的程度则取决于疫情延续的长短。而当前一项迫切任务就是稳就业,而稳就业必须稳企业。周二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阶段性减免企业社保费和实施企业缓缴住房公积金政策,以减轻企业尤其中小微企业的负担。

“防控过度,挤压经济增长空间;疫情反弹,对经济冲击更大。这个度的把握反映的就是治理水平。能否实现2月底基本控住疫情的目标,治理水平是一个重要变量。”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日前在国内一场论坛上称,“如果说前一段时间主要检验的疫区治理水平,以后一段时间对各地治理水平将是一个考验、也是一个提升的机会。

他认为,如果疫情控制在2月份,影响就要扩大到生产,涉及到工业、建筑业、农业;如果延伸到3月份以后,影响到的就是长期生产力,很多企业执行不了合约,发不出工资,现金流撑不住,就要关门破产,这时候就是伤筋动骨了。

“基本控住不是说疫情结束,疫情结束还需要一段时间,而是说疫情扩张势头得到抑制,进入稳定回落,疫情走势的大致轮廓比较清楚了,”不过刘世锦也称,实现2月底基本控住疫情目标并不容易,还有较大的不确定性,主要是随着节后返程复工,疫情会不会反弹。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最新下发指导意见要求,各省要分区分级精准防控,统筹疫情防控与经济社会秩序恢复。具体来讲,各地应以县市区旗为单位,依据人口、发病情况综合研判,科学划分疫情风险等级,明确分级分类的防控策略。

低风险地区,要实施“外防输入”策略,全面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中风险地区,要实施“外防输入、内防扩散”策略,尽快有序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高风险地区,要实施“内防扩散、外防输出、严格管控”策略,根据疫情态势逐步恢复生产生活秩序。

国务院并要求,各省要动态调整辖区内低风险、中风险、高风险地区名单,各地则要动态开展分析研判,在病例数保持稳定下降、疫情扩散风险得到有效管控后,及时分地区降低应急响应级别或终止应急响应。

“目前各地都面临两难选择。一手抓抗疫,一手抓复产,两手都要抓、都要硬,道理好说,落到实处很难。”刘世锦称。

中央电视台(CCTV)昨日也发表特约评论员文章称,在疫情防控重点地区,不集中精力、加强防控,是“懒政”;而在非重点地区,不统筹好疫情防控与经济社会秩序恢复,也是“懒政”。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周二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暂时的,中国经济韧性强劲,内需空间广阔,产业基础雄厚,有信心、有能力实现今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特别是抓好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的重点任务。

新华社援引他并称,中国疫情防控形势出现积极变化,防控措施正在取得明显成效;当前,疫情防控工作到了关键阶段,中国将在坚决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同时,努力减少疫情带来的影响,支持和推动各类企事业单位复工复产,保障社会供给充足。

**多措并举稳企业稳就业**

连日来中国多数省份都已经发布支持企业发展、尤其帮扶中小企业共渡难关的政策,主要集中在减税降费、金融信贷、稳岗就业等领域,包括减房租、缓税收、降低资金成本、帮助农民工返岗等。

比如2月12日江苏省出台的12大类50条支持举措中,许多政策直击企业“痛点”。如承租国有经营性房产的中小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可以减免或减半征收1-3个月的房租;资金支付困难的,可以延期收取租金。受疫情影响较重的服务业企业,坚持不裁员或少裁员的,可参照困难企业标准,给予1-3个月的失业保险稳岗返还补贴。

江西省16日公布,取消因疫情防控对各类企业、建设项目复工复产的批准手续,复工复产改为报备制。返岗员工需提供健康证明的规定已经取消。

今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则明确,阶段性减免企业养老、失业、工伤保险单位缴费,以减轻疫情对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影响,使企业恢复生产后有个缓冲期。除湖北外各省份,从2月到6月可对中小微企业免征上述三项费用,从2月到4月可对大型企业减半征收;湖北省从2月到6月可对各类参保企业实行免征。

同时,6月底前,企业可申请缓缴住房公积金,在此期间对职工因受疫情影响未能正常还款的公积金贷款,不作逾期处理。“实施上述政策,考虑了社保基金结余等情况,可确保养老金等各项社保待遇按时足额发放。”会议称。

瑞银首席经济学家汪涛指出,通过跟踪百城平均交通拥堵延时指数、发电集团日均耗煤等高频数据发现,与去年春节节后相比,目前中国国内整体经济活动仍然非常疲弱,不过房地产销售和交通运输情况已有出现善迹象,后者主要体现在受本次疫情影响较小的部分北部、西部、沿海省份。

“数据显示,除受疫情影响较小的西部省份外,沿海经济重省(例如广东、江苏、上海)工业企业复工率已达60%或以上。大型企业和国企复工率更高,而中小企业复工则面临较大的困难。这可能也解释了为什么浙江的复工率只有50%。”汪涛称。

在昨日浙江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省发改委副主任胡奎介绍,截至2月16号,全省企业复工的综合指数为42.4,超五成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和超两成的规模以上线上服务业企业已经复工,但是,全省各类企业产能只恢复到了去年同期的1/3。

汪涛目前的基准情形假设是疫情在一季度末得以控制,在此情形下,预计一季度中国经济同比增速放缓至3.8%(季调后环比折年率下跌1.5%),2020年全年增速放缓至5.4%。

刘世锦则指出,需要避免的情况是宏观政策上借机过量放水。如果2月底能够基本控住疫情,货币政策、财政政策措施主要限定在“精准救助型”范围,宏观经济政策总体上应保持连续性、稳定性,保持应有的战略定力。

“危中之机非过量放水,而是实质性深化结构性改革,”他说,重点要去回补包括公共卫生在内的民生领域的欠账,还应推出一些大力度的释放增长潜能的改革举措,比如促进城乡之间人员、土地、资金等要素双向流动,加快放开放宽石油天然气、电力、铁路、通信、金融等基础产业领域的市场准入。

此外,疫情进一步显露了中小微企业在经济发展中的重要性和脆弱性。近期一些救助小微企业的政策,如税费减免、五险一金免交或少交等,在协调完善的基础上,可以考虑转化为长期性政策。(完)(Reuters.com)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Advertisement

更多 中国 |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