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印尼海事统筹部長卢胡特.宾沙尔.班柴丹聲明

总编辑 | 丰众印尼 | 星期三 | 日13/月12/ 年2017 | 15:37 WIB
印尼海事统筹部長卢胡特.宾沙尔.班柴丹聲明 照片:特别
社会上对印尼政府之评论, 不论是积极或消极的, 我都樂意去读它。所有评论是对我们共同热愛的印尼统一共和国政府的支持和进歩都是很有益処的进哺资料。

我愿借此机会跟您分享有关政府正发生的情况。我的剖析最少能让大家知道我们所做的事。对于現政府有很多负面的评论, 例如有關共产主义意識形态的(中国) 外国劳工, 对印尼天然资源的掠夺操控, 中国在印尼過多的投资, 有大批中国非法劳工印尼涌入印尼等。

我們很是关注这些问题。我可以让朋友们相信, 我使用已經赋于我的职权直接去调查在現场的真实性。

身為统筹部長, 我拥有各种施政工具并使用它对流传在社会上的每项评论或意见进行核实。我派出工作特别小组直接到發生问题的地方, 当然也跟国家惰報局 (BIN)进行核查。在某些事情, 我甚至亲自到現场核查。

從对所有一系列的查证, 我们沒有发現到有什么证据可以去证實我所讲上述的负面话题是事實。因此, 在这些事上, 我们的结论是哪些负面话题是很荒谬無稽的。

我也明白政府在所有事上并不是百分百正确。在領导和执行建設的过程中难免会有缺点。所以, 我们很需要朋友们提供的资料。不過, 我们所提供的資料是明智的, 因為我们是在一直維護团队的尊严在执行任务中发展壮大成熟。

我愿意接纳和提供便利, 如果朋友们在外面有发現到荒谬的事, 可以直接跟我联系。关于我十多年來就已认识的佐科威總统, 我想跟朋友们一道分享。我见证他还是一位像過去一样過着简朴生活完全沒有改变的人。

我确定, 他的夫人和儿女沒有参与政府主辦的商业和没有任何公职。他勇于作出决定并勇于承担責任。他不懈地工作, 從宏观到小事, 他一直去核查。这就是推动我也不懈地工作协助他的原因, 因为我相信将会对我們共同所夢想的印尼祖国帶來好処。

我可能是一位幸运的軍官, 能擁有相当多在政府工作的经验。我的经验使我能去比较前几位的领导人的主政模式, 但我無意去詆毁任何人。我有意識到目前的国家领导人極有可能會帶領印尼成為進步的國家。

我相信也很高兴朋友们至今仍極关心祖国的进步, 从我们在过去被任命和宣誓全心全意效忠印尼统一共和国的军官至今仍一直護卫和維護它。

現在我已进入暮年, 我邀请大家回顧一下过去, 我们几十年间一直處身在TIDAR谷地里, 以飽滿精神口诵軍人 “七项守则” 和 “軍人誓词”, 我深信这个精神还活跃在我们內心的最深処。因為 “老兵不死¸他们只是消失”

從佐科威總统開始执政, 国家的民主化已大有迸步, 原是敌对的各方面互相握手, 似已消除了在这个国家的敌意已終结。新政府和主政十年的苏西洛政府之间的握手, 意味着向佐科威總统交棒和移交责任的完成。不少社会大众没有觉悟到佐科威政府从一開始主政要建設这个国家, 便受到几个方面集团的干扰, 它的证据是这些集团仍一直維持那败选一方內心仍炽热的 “火焰” 。

他们抛出各种干扰以遮蓋社会大众的眼睛, 不去看把国家建設更好的各项成就。 “这些干扰既公然卻静静的干”, 这些败选者看來已不能再忍耐想浮上台面和推翻佐科威政府, 对于他们等待五年实在太久了。

好运气似在他们那一边, 有一条路可以让他们公開行动, 利用阿学案件作為實現他们推翻政府邪恶念頭通暢之路。阿学不是他们主要的目標, 因為他们的大指标是推翻佐科威, 此事可以一目了然。

2017年11月4日政变失败, 11月25日再上场

好痛心, 因為11月4日推翻行动失败使蓄謀推翻政府的各方面更加心怀叵测, 更心甘情愿花更多的錢搞貌似和平的行动以推翻目前主政的政府。

  • 是什么集团想推翻佐科威 ?

  • 有三个集团極想推翻佐科威, 他们就是 :


1, 懼怕被清算的集团

如众所皆知, 佐科威政府一边加紧建設一边进行肅清, 在肅清行动中有很多人感到有被绳之以法的威脅, 因为他们在前朝犯下的罪行, 他们貪婪無比, 以各种手段貪污腐化打劫国家的錢, 為自己斂巨額财富。

佐科威的施政使这些犯罪集团颤抖, 这些狼狈為奸者组成邪恶联盟, 出大錢搞大示威试图推翻佐科威政府, 只有推翻佐科威, 才能让他们逃出佐科威布下的恢恢法网。

对于这些集团, 推翻佐科威是大赌注, 只有两种选择, 佐科威被推翻或是他们完蛋。

2, 不能再贪污而阮囊羞涩的集团

拥有职权的贪官污吏搞贪腐已不是什么秘密, 貪污已成风气的证据是肅贪委员会频繁抓捕從 “小蒼蠅” 到 “大老虎” 的貪官污吏。

選举時这些貪官不借花大錢去投资想当选国家的官员, 可是, 因为佐科威政府很严格监督预算案的使用, 这些贪官即使当选了, 也有不能收回巨额投资之虞。因為佐科威極有效堵塞所有漏洞, 使贪官污吏青黃不接, 这些硕鼠会集体活生生餓死。

不甘心餓死, 这些腐鼠便逐步对現政府进行撕咬。

3, 哪些想建立宗教国的集团

那末, 他们使岀什么招数?

这些集团拥有一个迫切想达到的共同目的, 即推翻佐科威總统。共同的目的促使他们肩并肩想去达到他们的目的。

他们使出的招数是:

拿华裔公民為目标试图再搞1998年5月反印华的 “沙拉” 大暴乱。

他们認為最有机会就是在这个国家搞大暴乱, 搞大暴乱用來分散维护国家安全的国家警察和国軍的注意力。

他们企图挑撥离間原住民和华裔公民的关系。他们煽动仇恨华裔公民的輿论, 在社交网络有上百个网站专為煽动仇恨以华裔公民為目标的宣传。就像滾雪球哪样越滚越大, 已散布的仇恨将 挑动起某集团对华裔公民发动攻击, 这个挑起暴乱的集团将在印尼各地发动大型反华暴乱。該企图可以从4月11日大示威之後有暴徒在雅加达北区Pejaringan华人区率先行动中看得很清楚, 幸虧国警和国軍在维护民族多元化社会大众的协助下很快镇压下去。

11月4日未发动大示威前几天, 就已经在一些地区墙壁上涂写反印华宣传, 散布谣言和传播具结构性的图像和录像, 都证实他們的诡计企图煽动反印华大暴乱。

企图挑起軍事政变

11月4日大示威全盤失败之後, 这些集团挑拨离間国民軍跟總统的关系, 散布各种宣传, 從吹棒国民军總司會卡铎.努尔曼托将军指他有资格取代佐科威为总统, 又说总统将撤换卡铎, 因為他维护回教徒。

他们通个社交网络散布各种宣传, 甚至有不少現役国民军成员也中招相信要撤換總司令的谣言, 在軍队內部形成对總统不滿的情绪, 有几位軍人也通过社会网络表达对總统不满的情绪。

卡铎總司令也有嗅到该挑拨离间的宣传, 他知道有不少属下中招听信谣言。他于11月8日向軍队內部发岀传阅文告, 通令下属收看 Tv ONE播出的 Indonesia Lawyer Club ( 印尼律师俱乐部) 现场秀节目。通过該节目, 總司令很有智慧地一举消除掉這些集团意图分裂国民軍和挑拨總司令跟總统之间的关系的謠言, 他们同时也搞离間国軍和国警的关系的阴谋。

在该节目中卡铎将军以嘹亮的聲音结束他的谈话, “ 比起試图去當總统, 我宁可成為民族多元化的祭品” 。

該掷地有声的表态, 隨即粉碎了哪些意图挑拨离间国民军跟各方面关系的意图。該聲明使国军重新整合团结, 对付哪些為了其集团利益去破坏民族多元化的集团。

我发表这篇剖析, 為得是要大家睁大眼睛看到一个事實 : “有一伙人和集团為了达到他们的愿望, 他们不惜分裂国家” 。

同胞们, 來吧, 让我们以嘹亮的聲音吶喊 : “我们被殊路同归团结在一起的印度尼西亚社会大众不惧怕你们意图破坏民族多元化的意图, 你们愈是作祟破坏民族的多元化, 我們将在多元化中更加紧密团结。”

請把这篇政治剖析文通过您们的社交网站多多转发出去, 向哪些想分裂我们民族的混蛋们當头棒喝, 在搞宣传上我们同样厉害。**